梧桐台 —— 原创服饰供应链服务平台

服饰产业互联网服务平台,线上线下,助您快速实现商业价值

新用户注册 立即登录
换一个
获取短信验证码
×
×

买手店巡礼(三十四):medium rare

发布时间:2018-03-01

一个行业的进步与跨越,必将是基于强大个体(数量与质量)的基础之上。自2010年,中国买手店数量激增,传统代理商的转型、资本的介入、海外知名集成店的进入为这一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加速度。


一个行业的进步与跨越,必将是基于强大个体(数量与质量)的基础之上。自2010年,中国买手店数量激增,传统代理商的转型、资本的介入、海外知名集成店的进入为这一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加速度。诚然,如果以四大时装之都的买手店市场作为参照物,中国买手店稚嫩如婴孩,但这并不妨碍它们正在野蛮成长中完成着自我矫正。为了解更多买手店的生存现状,“云衣间”特此开启买手店巡礼深度专题。2018年,《中国买手店巡礼》再度出发,逐一探访国内最具个性和影响力、并致力于推广设计师品牌的买手店。



第 三 十 四 站  香 港

medium rare


medium rare主理人Eddie Tso


主理人Eddie Tso

成立时间:1996年

地址香港铜锣湾波斯富街834D


“香港的市场很小,不需要那么多千遍一律的品牌”


在铜锣湾最热闹的街道上,一幢住宅大楼的四层,静静藏匿了一间创立于1996年,如今已踏入第22个年头的买手店。即使跟着地图慕名而来,也可能要绕大厦一圈才找到狭小的入口,然后再搭一架古老的手动升降梯才能到达。

medium rare 店铺内景


说起medium rare的成立契机,主理人笑称自己原本是一位和音歌手,后来声带坏了,只好另起炉灶,成立了medium rare。不过开买手店这个决定绝非偶然,八十年代在旧金山长大的Eddie,经常拜访一些元祖级的时装店,“当时我第一次去COMME des GARÇONS的概念店,完全被他的先锋性所震撼,二千多尺的空间只摆两三架衣服。这些经历都融入我的血液中,包括我听的音乐,都决定了为什么选择做买手店,和挑选这些牌子”。

店名的来历也展现了Eddie对时装的态度:“我很重视原创性,时常觉得香港的市场很小,不需要那么多千遍一律的品牌。rare代表很难见到的事物,但又不至于很有距离感,所以叫medium rare


medium rare 骆克道旧铺



“衣着风格是无声的Communication”


medium rare在香港曾四次移址,店铺风格经历从Vintage、街头到先锋的转变。不变的是楼上铺经营的形式,基于香港的天价租金,这种模式现在已经非常普遍,而medium rare当年将买手店设在楼上,在一众潮店中是属先行。过去的年轻人会花费时间多于金钱来打扮自己,例如在vintage store、flea market,用时间去挖掘一件心头好。Eddie觉得将店铺隐藏于楼宇中,加上一架老式电梯,为整个寻物路途添一些艰难,让现今的年轻顾客也体验一下往日的购物乐趣。



medium rare 骆克道旧铺,众多明星潮人是熟客


2001年,medium rare联合十数个当红潮牌,将日本大热的Devilock Night音乐会带到香港,街头概念与音乐结合被当年的音乐杂志评为全年度第二好看的Live Show(第一名是黄耀明的人山人海)。不过经济效益为零,除了几个年轻人登门拜访说感谢我带这队乐队过来。”Eddie无奈地笑道。我始终觉得,虽然我不玩Hip-Hop,但这是我想透过音乐为品牌呈现的氛围和概念,既然我在带street brand,也想将Hip-Hop 文化带到香港


Devilock Night Poster


“售卖的不仅是衣服,还有自己的Experience”

Eddie经常会思考时装的普及化,流行是否就要每个人穿得千遍一律。加上年龄和经验累积,他开始注重风格的Diversity。2005年Medium Rare 从street wear 转型,率先引入一批先锋、考究工艺的高端品牌,例如The Viridi-anne, Julius, Incarnation...  近年逐渐加入一些气质小众而独特的品牌 , Eddie指了指店内正在陈列的Yantor, Dulcamara 和 my beautiful landlet ,  “这些品牌的silhouette都有一些共通性,我觉得他们像八十年代中后期的设计,其实我是在enjoy我小时候穿过的衣服”。


my beautiful landlet  2018 S/S

Yantor是一个极具东方气息的品牌,设计师以古东方的服饰作为创作灵感,从衣服的剪裁和细节可看到传统文化和风俗的渗透。每季的campaign都在当地找原始居民拍摄,呈现了品牌的独特美学。


Yantor2017 S/S

Yantor 2015 S/S

在时尚成熟的气候下,各种牌子争先恐后地冒出,medium rare却刻意放慢品牌的更新速度,个别牌子已合作十数年。“挑选品牌的时候,我不会太心急,先观望一两季再决定。不过也有些品牌是偶然撞进去,和设计师聊了一阵,感觉对了立即就签下,和Toogood 的合作便是如此。”相比于循规蹈矩地去看时装展会,Eddie更多是通过一些做电影和音乐的朋友介绍,误打误撞地找到ideal的品牌


medium  rare 合作品牌AUTTAA

若你熟悉香港买手店的历史,一定知道如今当红的UMA WANG, Casey Casey, Toogood, Araki Yuu等牌子都是由 medium rare 最先带入香港。“看到这些由我最初带进来时默默无闻,然后越来越受欢迎的牌子,我也会沾沾自喜。庆幸的是发现原来这些风格也不是那么偏门,那么难着。可能经过一段时候,最初那些排斥的人,最后也会喜欢上”。

2012年,medium rare在北京三里屯开设第一家分店,但当时的市场尚未准备好接纳风格强烈的小众品牌,分店在两年后迁出。但Eddie对大陆市场还是抱有期待,如果遇上合适的partner会考虑再尝试。



medium rare 三里屯旧铺


“ 我已经上了一艘船,要Do it for life了”。

谈到开店期间最辛苦的事情,Eddie坦言是当时的市场对小店铺非常苛刻。有时侯好不容易飞去国外谈好的品牌,两季之后红了,进而大财团介入,合作条件就是去掉medium rare。因此常常还未有利润就被人撬走了。Eddie苦笑:“不断找,不断被人撬墙脚。有数次店铺面临倒闭的危机,完全是靠自己节衣缩食,缩减店铺坚持下来。好友庄文强导演经常跟我开玩笑说:将你的辛酸史拍出来吧”。


Eddie 在medium rare 旧照

“如果多些买手店,多些order to make的设计师牌子,去抗衡一下快时尚这个大气候,平衡一下市场,会好很多。所以还想一直做下去,不然其实做20年是差不多够了”。


Medium Rare 杂志报导

作为一位经历丰富的买手店主理人,Eddie想给有想法开买手店的人一个建议:“首先现实的条件是流动资金要充足。然后少去碰一些大家都在抢的牌子,试着走出comfort zone,思考什么东西是自己真正想要,这样才会出现更多Diversity,更多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