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台 —— 原创服饰供应链服务平台

服饰产业互联网服务平台,线上线下,助您快速实现商业价值

新用户注册 立即登录
换一个
获取短信验证码
×
×

850万判赔,Supreme潮牌侵权案一审落锤

发布时间:2021-01-14  阅读数:1819

2020年12月24日,圣诞节前夜,杭州中院作出一份一审判决,判定Supreme相关商业标识的中国仿冒者停止侵权行为并判赔人民币850万元。虽然该一审判决尚未生效,但是这代表着Supreme品牌在中国维权之路的一大进展。我们邀请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姚冠扬律师对该案进行点评。

2020年12月24日,圣诞节前夜,杭州中院作出一份一审判决,判定Supreme相关商业标识的中国仿冒者停止侵权行为并判赔人民币850万元。虽然该一审判决尚未生效,但是这代表着Supreme品牌在中国维权之路的一大进展。我们邀请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姚冠扬律师对该案进行点评。



图片



本案涉及的是国外品牌权利人对中国公司的维权行为。Supreme潮牌自1994年的纽约专卖店开始,通过长期持续使用和宣传,其红底白字长条状标识已经在中国相关消费者心中建立地位。



图片



然而,不管是什么原因,Supreme在国内没有建立实体经营店,产品也没有在中国大陆生产或销售。于是,既然条件这么“好”,那也就别怪有人“乘虚而入”抢占地盘。本案被告应该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真真达到了遍地开花的效果,从判决书可以看到,上海、浙江、贵州、河南、陕西、江苏等省份均有其专卖店出现,并使用下列标识等与“Supreme”本身形成混淆。



......



位于杭州百联奥特莱斯广场(下沙店)的店铺


位于杭州万达广场的店铺


位于上海龙之梦的店铺



这么大范围的侵权行为那也就难怪Supreme拿起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一个有趣的插曲是Supreme公司在中国的商标其实一直迟迟没有注册下来,所以在立案的时候,只能以不正当竞争的理由起诉。好在诉讼过程中,在2019年末,国知局核准Supreme商标注册,为其维权提供了更扎实的基础。





有了这么好的权利基础,Supreme公司挺直腰杆提出禁令+道歉声明+850万赔偿的诉求。经过法院的审理,最终大部分支持了这些诉求,尤其这850万赔偿额,法院更是全额支持,这也是中国知识产权强保护的信号。退回到十年前,中国的知识产权侵权赔偿平均还不到10万元,相比来看,现在的赔偿额简直是“天上地下”。这与我国提出的创新经济的大环境密不可分,也与我国知识产权“大保护、同保护、严保护、强保护”的政策紧密相关。

 

让我们来看看这850万是怎么判的。这种高赔偿额的基础是必须要有证据支持,Supreme公司为此也颇费脑筋,其证据涉及全国各地的店铺信息,销售信息,甚至还无间道了被告员工朋友圈信息。功夫不负有心人,法院认可了这些证据,并以20家门店、单店单月销售额60万为依托,计算得出持续经营6个月的销售总额不少于7200万元。然后,法院通过比较被告的市场销售价格与进口货物报关单之间的差价,算出侵权商品的毛利率不低于20%。由此计算出来的利润已经高于Supreme主张的800万元。





此时,让法院下决心判定高赔偿的致命一击反倒是被告作出来的,原因在于,法院给被告机会让他们提供财务账簿和原始记账凭证自证清白,但是被告没交,这就触发了“举证妨碍”机制:既然被告不交,那法院就完全可以按照原告的诉求金额认定赔偿额。

 

这种“举证妨碍”机制也是近年来在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中刚刚确立的重要举证规则,其目的就是为了促使被告提交关于财务方面的证据。这些证据本身都是控制在被告手中,那么如果其对被告有利,也就是说能证明被告获利实际上少于原告主张的赔偿额,那么被告是没有什么太好的理由不提交的。既然不提交,那么一个推论就是该证据对被告不利,那么法院按照原告的主张判定赔偿额也就没什么问题。





但是,这其实还不是传说中的“惩罚性赔偿”,虽然有点惩罚性的意味在里面,但是距离1-5倍的惩罚性赔偿还是挺远。目前真正适用惩罚性赔偿的案例还较少,但是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越来越多的案子会适用惩罚性赔偿以彰显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信心和决心。

 

本案另一个高能的地方在于对“Supreme”标识具有“一定影响”的认定。实际上,认定某个词汇或者标识具有一定影响是不太容易的事情,需要辅以大量强有力的证据,否则它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单词而已。





本案中,Supreme提交的证据包括2005年以来我国媒体的报道,尤其在2011年后报道更是大幅增加,传统纸媒包括京华时报、中国服装、新京报、羊城晚报、第一财经周刊等,网络媒体包括搜狐网、腾讯网、凤凰网、新华网、新浪网等,均有大量介绍性文章。再加上Supreme在国内与LV、Nike、Lacoste、The North Face、Timberland、Levis、Champion、Vans等国际知名品牌合作推出联名款商品,又进一步增强证明其知名度与影响力。而且,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行政决定也认定Supreme商标在服装等杨业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所有这些都加起来,成就了“Supreme”标识属于“有一定影响的商业标识”。该判决的创新之处可以理解为,相对于传统市场,新的商业模式对商业成功的贡献已经受到认可。





最后从程序上说一下,本案从立案到一审判决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也代表了现在法院处理知识产权案件的平均速度。因此作为被告,想祭出“拖字诀”蒙混过关,那是不太可能滴。若被告上诉,那么后续的二审将由浙江高院处理。二审判决是最终的生效判决。列位看官也请静待最终结果。另外,鉴于Supreme已经在多个省市取证,这里隐藏的一个坑是,既然证据已经取得,那么这次是在杭州法院起诉,后续也完全可能在其他地方大干一场继续起诉。




故事讲完了。那么我们的企业应该怎么来应对这种知识产权风险呢?几点小建议提供给服装时尚行业企业。

 

1. 守法经营,规范自己的商业行为。2020年是知识产权立法的大年,从年初最高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起,商标、专利、著作权、商业秘密、反垄断等知识产权各个门类下的法律都有所修改,目的都是为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企业在经营过程中要对这些最新修改都心中有数,不越雷池半步,方可披荆斩棘,沉舟侧畔千帆过。

 

2. 切莫抄袭,走自己的路才能管住别人的嘴。在创新的大潮中,谁家的爆款是原创,谁的腰板挺得最直。而仿冒、抄袭行为就像躲在隐秘角落里暗中观察的小丑,最终会被人笑话,被市场抛弃。开拓创新,不仅仅是站在巨人肩膀上那么简单,将企业的灵魂、个性注入到创新里,才会创造出经典永流传。

 

3. 提升知识产权意识,打造自己的大IP。企业开发原创IP,最重要的是利用法律体系开展保护。知识产权的各种权利的保护角度不一样,宜根据权利特点选择适用构建立体保护体系。在危难时刻,手头的知识产权有可能就是救命稻草。

 

4. 朋友多了路好走,找人背书才不孤单。和则双赢,自古以来都是优良的经营策略。友商之间的相互帮衬也会提升自己品牌的知名度,这在本案通过“联名款”体现得淋漓尽致。遵纪守法,大家和和气气做生意也是本案带来的最大启示。





再说一句,本案应该不是Supreme维权的尽头,若被告上诉,那么后续的二审将由浙江高院处理,二审判决才是最终的生效判决。何况,Supreme已经在多个省市取证,这几个省市的销售商们可能要瑟瑟发抖一下,知识产权的保护没有尽头,这次是在杭州法院起诉,下一季会选哪个法院起诉,列位看官还是等着继续追剧吧。



文:冠扬 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图:部分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为尊重版权,我们尽量标注文章来源,若不愿被转载或涉及侵权,请及时通过在线客服和邮箱联系,邮箱地址:wutongtai@wttai.com,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删除】